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藏花楼的故事

藏花楼的故事

荒滩满林的西南方向,有个远近驰名的小镇,名叫孔雀翎。

此镇,繁华似锦,车水马龙,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镇上有个瓦楼街,瓦楼街有个同乐茶园。即是说书馆又是旅店,南来北往的商客,大都在此落脚。

而这小镇又是娼馆集中的地方,这些妓院、娼馆大小不同,等级不一,最出名、最阔气的要属藏花楼。

藏花楼是座东朝西的小四合院,周围转着圈儿是两层小楼,中间一个天井,天井中间栽着一棵丁香树,虽见不到多少阳光,但仍是枝繁叶茂,花香四溢,一进门是个穿堂儿,两边各有一个三间一明的花厅,另外就是厨房、帐房、茅房和鸨娘杂役、厨子,帐房先生的住处。楼上东西各六间,南北各四间,共计二十个小单间,那是妓女们用以接客的卧室,十几个姑娘,大的不过二十五岁,小的仅有十四五岁,一律花字排行,唤做∶红花、兰花、春花、梅花、菊花、玉花┅┅

藏花楼的老鸨姓丁,是个贼胖贼胖的女人,胖得没了脖子,没了腰,四十多岁了,短粗横胖,五短身材,一年四季罩着大红大绿的花边裤褂。妓女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大皮缸。

近日,大皮缸笑容满面,容光焕发,因为前几天突然飞来一只金凤凰,一名富家女子,因男女情爱,被赶出家门,投奔藏花楼,自当一名妓女,这真是满天飞元宝。过去大皮缸用重金买下一个个年轻漂亮的小姐,为的是能够赚大钱,发大财,把他们看做一棵棵摇钱树,一尊尊聚宝盆,谁想到哪阵风儿,吹来一位貌似天仙的少女。

那是一天的早晨,大皮缸正睡懒觉,他的本家兄弟,管看门的贵儿走进屋来叫醒了她。

“啥事儿?搅了老娘的好梦!”

“姐,门外来了一个女人要找你!”

“啥?”大皮缸心里一惊,一翻身爬了起来。披上衣服来到门外一看,她愣住了。

只见这年轻女子,细皮嫩肉,白里透红,红中透粉的鸭蛋脸,弯细长短,疏密浓淡恰到好处的眉毛下,有一对水灵灵的丹凤眼,微微有点翘的鼻子下边生就一张不大不小,唇红齿白樱桃小口,右腮上点缀着一颗美人痣。十足元宝型的耳垂上戴着一付一看就知道是赤金的大耳环。一头似墨的长发,像青缎一样,闪闪发光,额前自然地斜掩着刘海儿,四肢修长,十指尖尖,右手的中指上戴着一枚襄嵌猫眼的戒指,嫩藕般的手腕上,套着一付碧绿的翡翠镯子,从年龄上看不过二十,简直像是画中的绝代美女。

尽管老鸨看同性,总有一种职业习惯的挑剔与尖刻,也没找出半点毛病来,困为,她从来没见过这等漂亮的人儿。

大皮缸傻了,呆了,整个的人都似乎麻木了,一连几天都处于颠狂的状态之中,她为这位美人起了个名字叫仙花,为她安置最好的房间,备置上好的家具、摆设,一日三餐,煎炒烹炸,鸡鸭鱼肉,简直要把仙花,当菩萨一样供起来了。

连日来,镇上的富豪、巨商、绅士闻风而来,都被一一拒之门外,仙花说∶“我需静养几日,方能接客,即使接客,也需小奴相见之人,否则一律不见。”

大皮缸连声说∶“好,好,好,一切照办!”

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万道霞光给藏花楼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辉,大皮缸裂着大嘴坐在院中一把太师椅上迎候着财神爷驾光临,上午来了十几个老主顾,都由各自相好的姑娘接去了,以后又陆续来了四个找新交的嫖客,也由四个姑娘接去了,大皮缸仍没让仙花露面,之后,又来了两拨“打茶围”的,又由几个姑娘接走了,天,接近黄昏了。

这是黄金时刻,是妓女们接客的高峰。

藏花楼的门口,在二盏大红灯笼下面,站着两个接客的姑娘,见到南来北往的行人,便媚态万千的搭讪着。

“公子,来玩玩吧,包您满意,都是未满二十的小姑娘。”

“相公,开开心吧,人生在世,何乐而不为呐,相公意咋玩就咋玩。”

正在这时来了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汉子,只见他八字眉,小眼睛,蒜头鼻子,蛤蟆嘴,一摇三晃地向藏花楼走来,两个姑娘急忙向前迎接。

“哟!薛督头,那阵风把您刮来了,快!里边坐!”

“薛督头,您发福了,上次您可把我玩服了,您那大家伙,真可够人一呛!”

“哈!哈!哈!是菊花姑娘,桂花姑娘啊,今天我是访新人的,听说藏花楼来了个七仙女,他妈的,今天我得好好尝尝鲜,非玩个痛快不可。”

“您说是我们新来的姐们儿?她叫仙花。”

“哟,薛督头,人家现在不接客。”

“什么?不接客,他妈的,不着我是谁!这是看的起她!”薛大肚子撇着嘴进门了。

大皮缸赶快迎接∶“哟,督头,今儿怎么那么自在,来我的小庙转转?”

薛大肚子把满脸的横肉往正一垂∶“大皮缸,快把新来的仙花叫出来,我得审问她!”

大皮缸哪敢怠慢∶“是,是,是,您坐,您坐!”大皮缸随同仙花从楼上下来、仙花上前忙施一礼∶“长官,小奴这厢有礼了。”仙花脉脉含羞地站在一旁。

“姓啥名啥,哪儿的老家?为啥要干这一行?”

“姓莫名仙,丁妈妈给起的名字叫仙花,我初到贵宝地,到了您的管下,您多包函,让我混碗饭吃。”

“嗯,你还算会说话,不过,你异地而来,没保人可不行啊!”薛大肚子小眼睛死盯仙花,心里有点百爪挠心了。

“原来,长官是要保人呐,保人是有的,就在我屋里哪,您上去亲自问问他吧!”仙花说着向薛大肚子弄了个飞眼,这就好像一只钩子,一条线,把薛大肚子的真魂给钩住了,身不由己地跟着仙花上了楼,把大皮缸和管家丢在那里哭笑不得。

楼上坐东朝西,靠北边那一间就是仙花的卧室。

室内,迎面挂着一幅中堂画卷,乃是贵妃出浴图。旁辅对联一付,上联是∶“千万场巫峡云雨,蜂去蝶来,音相谐笛萧笙管”,下联是“百十年情海风波,凤戏龙游,曲共和琴瑟琵琶”。靠西边放擦木茶几,两边各放一青瓷绣墩,北墙根一张木床,挽着绢红罗帐。仙花高挑门让进薛大肚子,随后倒了一杯茶,捧了过去。

“薛长官,您请坐呀∶”

“你的保人在哪呢?”薛大队子坐在绣墩上,也拉着长腔,乜斜眼睛问道。

“您别急啊,保人自然会有的,薛长官,请问贵庚多少哇?”仙花坐在床上,拉过一床叠着的被子垫在自己的身后,抬起满的王腿搭在床边上,笑地看着薛大肚子。

薛大肚子直溜溜地看着仙花的雪白大腿,猛然醒神,忙前言不答后语地说∶“啊,四十二了。”

“哎哟,可真不像,您不要说,我看顶多三十来岁。”仙花有些大惊小怪地说。

“可不是,老头子了。”

“嗯,正是如狼似虎的岁数。”仙花说着又瞟了他一眼,随即又慢慢地将马甲脱掉说∶“今儿这天有点格外暖和呀,薛长官,您也把长袍脱了吧,这不是更方便吗?嗯┅┅”

这薛大肚子,还真听话,转身脱掉了长衫,转过头刚想搭讪说点什么,忽然两眼发直了,刚刚张开的嘴没说出活来,竟然呆呆地愣在那里了。

仙花已经一丝不挂,斜倚在被子上,两条白嫩的大腿交叉地搭在一起,美的玉臂,纤细的手指,正在缓缓地梳拢着满头的秀发┅┅。

“薛长官,你看,我还真出汗了,劳驾,把那毛巾递给我行吗?”仙花那丹凤眼也斜起来了。

薛大肚子忙不迭地将盆架上的毛巾抓在手里,递过去,被仙花连毛巾带手一把抓在手里,慢慢地拉向胸前,怪声他说∶“你就替我擦擦吧?”

薛大肚子受宠若惊,哆哆嚏咦地在仙花的脖子、背上擦将起来,三擦四擦,便舍弃了毛巾,用手一把攥着乳房,连揉带抓┅┅

“等,等!”仙花一声怒吼。

薛大肚子吓了一跳,手立即停止了动作。

“薛长官,你不怕回家夫人不饶你吗?”

“不怕!不怕!她敢!”

“那我的保人┅┅?”

“什么他妈的保人,我就是保人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“驷马难追!”

正在此刻,就听楼下一阵嘈杂吵闹,有人急火火跑上楼来∶“不好了!有人闹事了!”

“彭、彭、彭!”敲响了仙花的房门。

“薛长官,薛督头,你快去看看吧,又在那闹上了!”

“谁!”

“马老四!”

“两钱把他打发走嘛!”

“还有一帮叫化子,非要放火烧了藏花楼!”

“用钱打发他们!”

“他不要钱,要姑娘。”

“那就给他一个伺候着呀。”

“他不要别人,非要仙花!”

“你告诉他,仙花今儿我占上了!”

“他不干呐!”

“走!瞧瞧去!”

这马老四干什么的呐?他是小镇上的“花子头”可谓丐帮帮主,岁数不大,十八九岁,但却是个精通武功,身手不凡的人物,据说在百里之外的野林之中,有个赫赫有名的高师,所以,这是个百姓不敢惹,商界无奈何的地头蛇。薛大肚子虽憋一肚子火,可见马老四也只得陪笑套近乎。

“我当是谁呐,原来是老四兄弟,昨的了,都不是外人,有话慢慢说嘛!”

“唉,薛大哥,今天兄弟想找个妞陪陪!”

“噢,是这么回事,老四,缺银两冲哥哥说!”

“扯鸡八旦,咱哥们啥时缺过这玩意儿!”接着“哗啦”一声,从怀里掏出一大元宝,往桌上一拍∶“告诉你,大肚子!四爷我是看天黑了,听说这来了小美人,叫她陪四爷痛痛快快睡一觉!”

薜大肚子听罢,有火不敢发,压火活气人,但还是强惹怒火∶“兄弟的耳朵的可真长啊!”

“哼!这块土儿上谁放个屁,能瞒过我!”

“不错!这是来个新人,不过哥哥我先来了一步,兄弟就得委曲点了?”

“不行!四爷玩的就是头一水!”马老四开始叫阵。

“今天我要是不让你呐?”薛大肚子,脸都气白了。

“那就别怪兄弟掰面子了。”

“好!那你就出手吧!”

这时,这个看起来十分笨拙的薛大肚子,竟像箭一般冲了上来,举拳便朝马老四击来。

马老四早有准备,脚下似有滑轮一般,闪向了一侧,一口丹田气,运至全身,只听“啊”一声,一拳击向薛大肚子的左肋,而薛大肚子这时是那样的灵巧轻便,一扎头一个旋风飞腿,冲出足有一丈多远,接着一拧身又向马老四冲来,那矮胖的身影,,掌法竟是如此的异常灵厉,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地拼力逼进,几个回合便把马老四累得气喘吁吁。

若说薛大肚子,原来也是个武林高手,自幼曾得鲁家拳法的家传,虽说没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,但也决非庸手,你看他那呼呼作响的飞掌好像十分怪异,似乎不似乎不成章法,可招招又都占夺命之势,扫、撩、挑、刺,每一招都击向马老四的要害,此时,马老四只有招架之功,却无还手之力。

瞬间“冲啊”一声呐喊,震动了整个小镇。

霎时间,只见院子里,楼梯上,走廊中,花厅内,二三十个乞丐,有少的,有老的,有大的,有小的,缺胳膊少腿的,斜眼睛歪嘴的,披长袍穿小褂的,留长头发梳小辫的,有提着破锅,抡起饭勺的,有飞碗,摔瓢的,一下子全向大肚子冲去。

薛大肚子停止了追击,仔细一看,把他鼻子都气歪了,只见他一连三个扫膛腿,一帮叫化子,东倒西歪,哇哇喊叫,满地打滚,正在危急时刻,只听楼顶上一声大吼∶

“我老化子来也!”

随着一阵凉风向院中击来,一个人影似雄鹰展翅飘将下来,正好站在院当中,只见此人,破衫褴褛,满面污垢,鞋袜露指,其貌不扬。“哈!哈!哈!”一阵狂笑,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,溜溜乱转,口中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。

所有院内人们,全都愣在了原地,一时还没醒过神来。

“这位是县衙督头吧?”老化子冷笑着问道。

“是┅┅不┅┅是┅┅”薛大肚子还在蒙头转向。

“你欺服一帮穷叫化子,有点太没人味了吧!”

“你是何人?”

“还是先交手吧!今天我就是杀掉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鹰犬!看招!”

老化子说罢,一口丹田气,运至全身,只听“啊”的一声,双手在空中一晃,迎面直出一拳。

薛大肚子似乎完全清醒,以有准备,也已出手,向上一挡,只听得“啪”的一声,双掌相击,各人各立原地,纹丝不动,双方各自在心中“噫”了一声,感到万分的惊奇,同时双方各退一步。

此时,双方精神抖擞,以掌击掌,掌来掌去,又拼搏在一起,掌掌生风,呼呼作响,院内的打斗已经进了白热化的的程度,老化子的一双肉掌,神出鬼没,招招逼进,直弄得薜大肚子眼花隙乱,心绪急燥。这时,老化子一纵身,竟从平地拔起一丈多高,在空中来了个苍龙探海,左手掌改成了一指,就在落地之间,照直戳向了薛大肚子要害穴道,只听“啊”的一声,薛大肚子一口鲜血,就喷出一丈多远,满墙都是血点,而后扑通一声瘫倒在地。

老化子并没有打算要他的狗命,但也不想轻易地饶他,所以彻底地废了他,而又保存他的性命。

此时,院中人全部围拢过来,大皮缸第一个呐喊起来∶“哟!这不是汪笑天,汪大侠吗,您可为我们藏花楼除了一大害,我得好好的感谢您啊!”

原来,汪笑天是藏花楼的老主顾,今日本想来藏花楼会会新来的美人,没想遇到这场混乱的格斗,他当然要站在穷化子的一边了。

汪笑天走到薜大肚子跟前,狠狠地踢了他一脚∶“告诉你,今天放了你,留你一条狗命,下次再到藏花楼为非做歹,定不饶你,快滚!”

薛大肚子,如丧家犬一般,挣扎着爬起来,逃出了大门。

汪笑天双手抱拳,向众乞丐说∶“弟兄们,辛苦了,我这儿有些散碎银两,大家分分吧!”说着,解下身上的包裹,交给了马老四。

这时,马老四激动万分,“咕通”一声跪在地下,众乞丐也都跪在地下。

“弟兄们,天不早了,找个地方吃饭去吧!”

“多谢大侠!”

一场殊死的格斗,在楼上的仙花,全部看在眼里,她对这个老化子,心里一直琢磨,他究竟是何等人物?为何武艺如此高强?

“仙花┅┅下楼来!”这是大皮缸的声音。

“是!就来。”

仙花下楼后,大皮缸忙作介绍∶“仙花,这是汪大侠,为咱藏花楼除了一害,你要好好陪陪大侠。”“是。”仙花羞涩地一笑∶“大侠,请!”

刚才那场怵目惊心的恶战,吓跑了全部的嫖客,妓女们也都进了被窝,整个藏花楼出奇的宄静,只有楼下的丁贵在院内打扫着污黑的血迹和众化子的锅碗勺盘。

汪笑天坐在檀木茶几的青瓷绣墩上,边喝茶边观赏着那付贵妃出浴图,仙花扭着杨柳细腰,摇摆着美肥臀,忙前忙后地为汪笑天端来了一盘糕点,一盘糖果,一盘黑白两色的瓜子,而后,又分付丁贵准备澡水,这才坐在汪笑天对面的绣墩上,用她那风骚,挑逗的丹凤眼,在汪笑天的脸上来回的打转。

好一个老化子,他分明是一个英俊的中年汉子,浓眉大跟,挺直的鼻梁,上翘的嘴角,线条清晰,角分明,为什么偏要抹成满脸的污垢?他出手大方,刚才送给众化子的银子,少说也有数十两,可他为什么又衣衫槛楼,满身灰尘呐?

他明明仅有三十来岁,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古稀的老人。

好一个美貌的绝代佳人,她分明是大家闺秀,高贵典雅,风姿万千,又为何被弃离家,四海漂流,落此为娼呢,她分明年纪轻轻,满脸的稚气,而又如此的老练持重,据说她在藏花楼储存满箱的珠宝玉器,满可以亨一辈子的荣华富贵,又为何来藏花楼挣这儿个血肉钱呢?简直是个谜。

“汪大侠,今天来藏花楼是专程而来呢?还是路途经过呢?”仙花乜着眼睛,眉目传情地说。

“那还用说!当然是专程而来,听说藏花楼来了一个狐狸精,今天特意来此尝尝野味!”

“哈,哈,哈,家花不如野花香吗,你说是吗?”仙花一阵浪笑,突然一崩脸∶“不过,小奴的嫩肉,可不是那么好吃的!一般人是没这个口头福的。”

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第一,我的小穴鲜嫩无比,过一会你就知道了,不过,它有一种先天性的特殊功能,那就是吸力过大,一般男人受不了。第二吗,是它的受缩力强,你的肉棒一旦插入,穴壁像有无数大小不同的圈套,上下一齐蠕动,像嘴嚼香肠一样,使你立即泄精,我丝毫得不到幸福,这样子宫里就发出一种强大的吸力,使你没法拔出肉棒,这第三吗,如果你的肉棒达不到七寸,龟头瘦小枯乾,那咱们只能交个朋友了。”

这一番话说的汪笑天又惊又喜,惊的是这个貌似天仙的女子。竟有这些奇怪的生理现象,喜的是他多年来的总想找一个活穴尝尝滋味,走遍大江南北也未曾如以尝,而今面对这艳丽的美女,她竟是自己日夜梦想的“活穴”,但她又能释放出一种强大的吸力,这到使汪笑天一筹莫展了。

但他还是硬充好汉他说∶“好,那咱就实际操作吧。”

“好!请里屋浴身。”

汪笑天来到里屋,屋内中央放一个大澡盆,盆内浴水,冷热适中,于是坐在盆中洗起来。

仙花在外屋关好窗,锁好房门,将自己衣服一件件的脱下,搭在檀木的衣架上,她一丝不挂地走到穿衣镜前,用天然香汁,在自己的身上涂抹起来,而后,又特意地掰开自己的小穴,用纤细的手指醮了香汁,伸入穴内轻轻地揽动,小穴的四周也涂抹一番,然后,拿起鲜红的胭脂,在小穴的阴核上,重重地点了几下,阴核立刻红艳光泽了,地这才长长的吸了口气。最后乳头上也点二个红红的印记。

仙花又走到梳妆台俞,在鲜嫩脸蛋上略施脂粉,更增添了几分的妩媚,她抿着小嘴抹了口红,又开始打眼影,描细眉,最后对着镜子满意地笑了。
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杀人 做爱 下一篇:神锤除妖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